random
You are here: Home / 杂记 / 写在大年二十九

写在大年二十九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这是afflatus八年来头一回在国内过年,有点激动。博这篇的时候是14点45分,公司里除了保安就剩我了,老阎也在我陪他逛完街后,强忍着浓烈的尿意也不愿和我在回公司,毅然决然的跳上一辆Taxi颠儿了。5分钟前,收到他发来的短信,四个字——“急!!!”。原因他也说了——“堵!!!”。

飞机是晚上22点05分的,现在时间剩下一大把,就是心里有点空。

这种感觉,昨晚就开始了。公司从昨天就已经半放假了,老左前一天也回了杭州,老阎可怜我,陪我在公司多待了20分钟后,回家陪奶奶吃饭去了,多乖的孙子~~。出了大楼,踽踽独行,小北风一个劲儿的吹着,路边的树也很配合的狂舞着,非得让我明白天儿有多冷似得。饭也没吃,是因为中午吃的太饱了了,打一嗝儿,一股子火锅味儿,旁边的小妞立马低下头,皱着眉头翩然而过,走太快了,也不知道好不好看。

还是去机场吧,先到那儿坐着去,人也多一些。这儿太没人气了现在。

走了,明儿见!

About afflatu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