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You are here: Home / 杂记 / 法国,零欧元生存

法国,零欧元生存

现在,法国上半年的消费与产品价格指数已达到1987年来的历史新高,比去年同期高出0.4%,2007全年涨幅3.2%,达到 117.70(INSEE,国家经济统计局数据)。据欧盟统计局的计算,整个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都在4%左右,这成为了整个法国物价攀升的大环境。

Luc是留法前辈,对法国时政见解较我辈入木三分。《零欧元生存》 正是Luc对于目前法国经济情势下,写给打算来法的XDJM的一些普通法国家庭的个案浅析。窥一斑而识全豹,法国的经济大慨如此,先看看法国的形势,这出国是不是明智之举?《零欧元生存》 同时也刊载于《南都周刊》财经版。

哦,对了,Luc 也是法语词典软件——我爱法语的作者。

【上图】FRANCE 法国 兰斯
罗拉一家
家庭成员:罗拉和塞巴斯蒂安。
家庭收入:罗拉每月1000欧元+塞巴斯蒂安每月600欧元救济金。
每月开销:700欧元房租水电+700多欧元生活费。

罗拉和塞巴斯蒂安是两名生活在HLM(政府廉价租房)的同居者,他们没有结婚,却像普通夫妇一样生活了五年了。
没有子女的共生家庭,这在法国很常见。由于HLM只是当地政府兴建后,出租给低收入家庭的福利房,所以他们不能长期拥有所有权,只能每隔几年考核资格,与其他同类家庭调换居住。
罗拉在市郊一家连锁大型超市Cora上班,按7月刚刚调整过的工资水平和上班有效时间计算,一个月的纯收入约为1000欧元出头。而男友塞巴斯蒂安已经失业半年之久,只能从社会保障局领到每个月600多欧元救济金,这是他在失业两年内能领到原工资的80%,但如果连续拒绝劳动局的新工作安排,他将失去这最后的救济资格。
塞巴斯蒂安和罗拉毫不讳言自己就是“低成本者”,他们和自己的小狗生活在这个社区的低价租房里,每个月收入的一半用于房租水电,七八百欧元用于生活。“这点钱越来越难过日子了”,在超市工作的罗拉很清楚物价的涨幅,自己的购买力明显下降。在法国,像罗拉一样的“零欧元生存”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一种战斗姿态。优雅的法国人,开始转向精明和拮据。
现在,法国上半年的消费与产品价格指数已达到1987年来的历史新高,比去年同期高出0.4%,2007全年涨幅3.2%,达到117.70(INSEE,国家经济统计局数据)。据欧盟统计局的计算,整个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都在4%左右,这成为了整个法国物价攀升的大环境。

到垃圾箱里“淘宝”

罗拉这类普通法国人,即便不看那些官方具体数据,也能从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物价飞涨带来的压力。大小超市里的商品标价频繁更替,许多基本消费品,诸如面粉、鸡蛋、牛奶等都在大幅度涨价。这种涨幅对于低收入家庭的影响更大,上台前曾承诺提高家庭购买力的萨科齐政府,为了缓解通货膨胀带来的物价压力,不得不推出各种优惠和补贴政策,但收效甚微。
有时,电视新闻中播出上个季度的物价增长指数,反而引起罗拉的不屑,“他们把汽车和家电的涨幅都算上,平均下来当然不高了”。
按照INSEE的数据,这一年来牛奶价格上涨14.9%,面包和水果的价格上涨 10.7%,可罗拉的感觉更甚于此。“面粉起码涨了一半的价钱,食用油更翻了将近一倍”。即便是像政府所公布的调查,这些每天都吃用的食品平均价格上扬 10%,也已经让普通民众们吃不消。“我们的工资,7月份才刚刚涨了3%,完全被物价抵消了”。
面对这样的生活压力,罗拉和塞巴斯蒂安不得不钻研于低成本生活,开源节流,希望能让自己每个月的账户上有些剩余。
失业在家的塞巴斯蒂安也没闲着,虽然女友就在大超市工作,但他会去更加便宜的廉价超市购物。像LIDL这类德国超市,里面的商品都是没有品牌的低档货。同样是可乐,这里的价格要便宜1/4。而家乐福、欧尚等超市,也只能把减价变成唯一的促销方式。“基本上,所有企业都向低成本的方向挺进。”劳动社会学家玛丽-安·杜贾里尔评论说。
除了购买无品牌低档货,尽量一次囤积大容量消费品,塞巴斯蒂安还知道许多超市清理过期商品的时刻表。“譬如楼下Leader price超市,就会在周六下午5点半,把即将过期的食品堆在后面的垃圾小巷里。”塞巴斯蒂安已经把这个“秘密”透露给不少楼里的住户,他们中有失业者,学生和退休老人,许多人都是“低成本战友”。
这种现象在过去只是少部分无家可归者的行为,可如今看到那么多人排队等在超市后门翻垃圾,自然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有些商家和组织认为,从垃圾筒里捡东西吃,不利于公众卫生,与其这样,不如超市主动在关门前把快过期的食物堆放在干净的地方,等人来领取。“其实那些快过期的食品,和超市里正常出售的也没什么两样。而且你不知道会找到什么好东西,和中奖一样。”开朗的塞巴斯蒂安很乐于这种生活方式,这也是低成本一族的普遍心态。

到德国去加油

对于没居住在首都巴黎的法国人来说,住房上已经节省出很大一笔开支,同样外省城镇的小格局,也让他们能够在出行上降低成本。如今油价飞涨,开车上下班的成本无形中也成了一种负担。
准备买新车的人,把小排量、耗油低的车型作为首选,政府也鼓励车行出售此类车,用保险和附加税优惠来促进销量。雷诺只售5000欧元的小型车Logan,曾是法国人不入眼之物,如今却是畅销货,柴油车市场占有率甚至达到了70%。
“可现在柴油的价格也快超过95号汽油了”,即便这样,塞巴斯蒂安依然不安,他的那辆旧雷诺已经放在停车场很久不开了。罗拉每天上班坐公交车,天气好的话两人也骑骑单车,既省钱又锻炼身体。据说许多住在法德、法比边境的朋友,会一次性到对面加满10欧元的油箱,采购上一车食品,再浩浩荡荡开回祖国。
至于法国人的常规度假,塞巴斯蒂安和罗拉也仅仅是去乡下父母家过日子。“我们通常是提前一个月在SNCF(法国铁路)网站上订好打折票,就在那儿呆上个把星期。”住在乡下,喝着自制的葡萄酒,吃着新鲜的水果蔬菜,也许是最实惠、最健康的低成本生活方式了。“我们那儿有个笑话,如今这加油就和喝香槟酒一样昂贵”。
塞巴斯蒂安还有一些生财之道,有时他会去旧货市场和老房子里“淘宝”,再弄到网上去卖,像Ebay、Priceminister这类网站上,总会有人看中他手中的稀罕货。一些旧唱片、老古董收购来不过几欧元,卖给爱好者就能翻个好几倍,即使搭上邮钱也能赚不少。
塞巴斯蒂安热衷于网络购物,靠卖出的钱给两个人买一些性价比高的日用品,算上积分和打折,有时比超市里还要便宜。去年,法国电子商务份额增加了35%,Kelkoo、Ciao等商品搜索和价格比较网站,更是法国低成本收入者的最爱。

廉价的优雅

比起塞巴斯蒂安和罗拉,这些由于低收入而不得不选择低成本生活的法国人,另一对德布雷夫妇则更像是主动尝试“低成本”的好奇者。
德布雷先生是大学教授,在法国算作公务员,毛工资4000欧元左右,德布雷太太也是一家公司的中层主管,收入水平与先生不相上下。两人有一个4岁的女儿,是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偏富裕家庭,住在一幢独门别墅里,在南部还有一套“第二居室”。
然而,关心时政和国家发展的德布雷先生认为,法国如今的经济形势和未来走向并不乐观,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竟然出现了负增长,现萨科齐政府还不承认这衰退的迹象,“应该提早有思想准备,勒紧裤腰带了”。对于德布雷一家来说,购买力的压力或许不像罗拉那样明显,但这种悲观情绪下的预算开支,使得他们也开始尝试低成本的生活理念。
于是今年夏天度假改地方了,德布雷一家的外出时间也缩短了,旅馆提前预订好优惠,同样购买的是打折火车票,把那辆六座丰田家用车停在了车库里。德布雷太太最近喜欢一档生活类节目《吃不饱也得吃》,每周六中午播出必看。
主持人让-皮埃尔·考夫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美食作家。四五月,这位主持人制作了两期特别节目,介绍如何在夏天买到便宜的水果蔬菜,还有制作成本不超过5欧元的“悭钱菜”,结果特别火爆。甚至在考夫的个人网站上,也是他拎着个菜篮子在市场里打转的照片。
此类节目的火爆,让法国政府反贫困团结委员会高级专员MartinHirsch有点难受。在他看来,法国人的优雅正变得廉价。不过,让-皮埃尔·科夫觉得,他正目睹另一个时代拉开序幕。他说,自二次大战结束后,他再没见过这样的情形:穿着优雅的老奶奶们在巴黎的菜市场里捡剩菜,打着领带的绅士们在垃圾筐里翻寻好东西。
不过,德布雷太太的低成本晚餐,也只是偶尔为之,总不好让丈夫和女儿天天吃沙丁鱼罐头吧。“看来,要做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低成本者,还是需要毅力的”。

法国人省钱计
1. 直接向菜农买菜。
2. 利用Freebox和Skype,打国际长途都不用掏钱。
3. 法国有形形色色的回收网站,教人如何开发垃圾的价值,到哪儿淘宝等等。

About afflatu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