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You are here: Home / 记数 / 我们的Lenna小姐

我们的Lenna小姐

明亮的双眸,优美的单肩,柔和的光线,朴素的陈设,一幅靓丽的画面。
这就是我们的Lenna小姐 — 进行图像处理·数字传输的我们,工程师,研究人员,学生最熟悉的人。

这张图片取自于[[Matlab]]的Signal Processing工具箱,标准的数字Lena图像只是原始图像的脸和露肩特写。最近Chuck Rosenberg获得了原始的[[《花花公子》]]杂志的图像,并把它放在网上。以上就是一个大致样子的图片。

(文中部分资料来自这里, 处理的图像除外!)

Lenna 图像已经成为被广泛使用的测试图像。今天,Lenna图像的使用被认为是数字图像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然而,很少有人看过原始的图像并知道完整的关于 Lenna的故事。这儿是我最近在网络上找到的一写关于Lenna的材料,其中包括1997年5月的Lenna最近的照片。

Lenna/Lena是谁?
comp.compression FAQ中, 我们知道Lenna/Lena是一张数字化了的1972年12月份的《花花公子》折页。Lenna这个单词是在《花花公子》里的拼法,Lena是她名字的 瑞典语拼法。(在英语中,为了正确发音,Lena有时被拼做Lenna。)最后的关于Lena Soderberg (ne Sjooblom)的报道说她现在居住在她的本国瑞典,有着幸福的婚姻并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在liquor monopoly州有一份工作。1988年,她被某个瑞典计算机相关杂志采访,因为她的照片而发生的一切令她很高兴。这是她第一次得知她的照片在计算机领域被使用。

为何要使用Lenna图像
David C. Munson. 在“A Note on Lena” 中给出了两条理由:首先,Lenna图像包含了各种细节、平滑区域、阴影和纹理,这些对测试各种图像处理算法很有用。它是一副很好的测试图像!第二,Lena图像里是一个很迷人的女子。所以不必奇怪图像处理领域里的人(大部分为男性)被一副迷人的图像吸引。 (这里面当然包括了我等

谁制作了Lenna图像?
在1999年10月29日,我收到一封来自Chuck McNanis的email,里面告诉我们这个曾经扫描了Lenna图像的“不知名的科研人员”是William K. Pratt博士。下面是email:

我 在图像处理研究所的图像处理实验室作为一个系统程序员工作了5年(’78-’83),这个实验室发布了Lenna图像和其他一些被人们经常引用做“The baboon image”的图像(包括Manril)。这个“不知名的科研人员”是William K. Pratt博士,现在在Sun Microsystems。他当时正在写一本关于图像处理的书,他需要几张标准图像。For a long time the folded up centerfold that had been the basis for that image was in the file cabinet at the lab. I went back in 1997 to visit and the lab has undergone many changes and the original image files were nowhere to be found. The original distribution format was 1600BPI 9-track tape with each color plane stored separately.

–Chuck McManis (USC Class of ’83)

想看看1997年的Lenna是什么样子?
没有问题!1997年5月,Lenna被邀请参加在波士顿举行的IS&T会议的50周年庆典,在[[《花花公子》]]的帮助下,Jeff Seideman(IS&T波士顿分部主席)安排Lenna出现在波士顿IS&T现场,作为数字图像历史回顾的一部分。

这儿是1997年5月Lenna在IS&T会议上拍的照片:

感兴趣的话,再来看看我处理过的Lenna图像吧:

哦,对了,有人想看看Lenna的原尺寸图像吗?首先说明的是,12岁以下禁止查看的,因为这是张赤果果的照片

有人专门儿为Lenna写了一首诗:

O dear Lena, your beauty is so vast
It is hard sometimes to describe it fast.
I thought the entire world I would impress
If only your portrait I could compress.
Alas! First when I tried to use VQ
I found that your cheeks belong to only you.
Your silky hair contains a thousand lines
Hard to match with sums of discrete cosines.
And for your lips, sensual and tactual
Thirteen Crays found not the proper fractal.
And while these setbacks are all quite severe
I might have fixed them with hacks here or there
But when filters took sparkle from your eyes
I said, “Heck with it. I’ll just digitize.”

About afflatus

Scroll To Top